第61章私自挣钱 - 田园小娇妻

第61章私自挣钱

张老三媳妇愣了一下,石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。 老荆家从他们手里买了海螺,也是拿去县城卖的,如果他们也可以将自己挖回来的海螺拿去县城卖的话,想必也能挣不少银子。 至少,挣得不比现在少! 见张老三媳妇眼底的亮光,石翠就知道,自己所想的法子,是个好法子。 “嫂子,你说我说的对不对?你看看那老荆家如今住的好房子,再看看人家都两匹马了,还有那马车,我听说了,他们在县城还有店铺呢。他们能过上这样的好生活,还不是从我们身上占了便宜?” 石翠的话,倒是让张老三媳妇心里头挺不是个滋味儿。 回过头看看自己住的破破烂烂的屋子,心里头就更加难受了。 “可是我家那口子说我净是知道整一些幺蛾子,我心里就憋着难受了。”石翠说着,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,“我知道我没能给李家剩下儿子,这是我的错,可是我也不想啊。但是现在生不出不来,我有什么办法?” 生儿子这事儿,可是戳到了张老三媳妇的心肝去了。 她生了四个女儿,如今儿子还没见个影子,自己的年纪又大了,若是再生不出来的话,真的应了婆婆的话,要将她休了。 若是她能像个挣钱的法子,让李家过上好日子的话,也许婆婆的脸色还能好点。 其实她挺羡慕石翠的,虽说日子过得苦了点,欠了一屁股债,但好歹没有婆婆逼着,日子是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过的。 她就不一样了,不仅仅要看婆婆的脸色过日子,还要看妯娌的脸色过日子。 想到这里,张老三媳妇便说:“妹子,如果当真是可以挣钱的话,明儿个下海挖回来的海螺,我们倒不如直接拿去县城卖了?” 石翠擦擦泪水,兴奋地问:“嫂子,你也觉得我的想法是可行的?” 张老三媳妇点点头,“我觉得可以,不过就怕我们家那口子不同意。要不然这样吧,我们每天回来的海螺都有五十多斤左右,就卖给老荆家二十斤,我们拿一半出去外面卖?” 石翠当然是点头答应的,应了一声,喜滋滋地回家去了。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,阿奇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。 这李大庆和张老三名下的海螺,怎么每天都只有二十斤?莫非是他们身体不好?还是他们挖螺的位置不对?怎么会少了这么多? 发现情况,阿奇便去找了荆信报告此事。 如今荆信在家里总管全局,若是有什么突发情况的,他可以帮忙处理一下,毕竟不愿意让母亲和妻子这么辛苦。 听到阿奇的反馈,荆信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便去寻了荆荣氏,将这件事情说了一下,“娘,您一会儿若是有空的话,去大庆家里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困难?大庆和张老三上次在山上都受了伤的,别是旧疾复发了。” 荆荣氏立即应下来。 乔长君原本想着陪同荆荣氏一块儿去的,可是荆荣氏却拜拜手,说:“你们几个都别去了,就在家里帮忙,承温这一套被子需要早点做好。” 荆承让娶了媳妇,如今该到荆承温说亲娶媳妇的时候了,如今生活好起来,也有人帮忙管着做事了,她们闲下来,自然要开始帮着张罗。 荆荣氏这么一叮嘱,大家也就乐了,让她放心去。 荆荣氏乐呵呵地往李大庆家里去,想着他们家孩子比较多,便带了一些荆惜从县城买回来的零嘴过去。 可没想到才进门,就看到三小孩儿在院子里吃着这些零嘴的梅子什么的。 见到荆荣氏进来,大丫兴奋地起身,问:“太奶奶,您来了。 荆荣氏一瞅这家里大人不在,就纳闷了:“你爹娘呢?是不是你爹又不舒服出去看大夫了?” 大丫摇摇头,说:“不是,爹娘都去县城卖东西去了,这是爹娘昨儿个给我们带回来的梅果子,太奶奶要吃吗?” 荆荣氏心头咯噔一下,脸色微微变了,笑了笑,将自己拿过来的东西给了大丫,叮嘱她们好好在家里呆着,若是肚子饿了就到老荆家去吃饭,然后便走了。 回到家后,荆荣氏让荆信进屋,一脸的凝重。 “阿信,明日你下海去看看大庆和张老三挖海螺的情况。” 荆信许久未见母亲这般严肃,有些担心:“娘,怎么了?” “我刚从大庆家里回来,大丫说她爹娘这几日都到县城去卖东西。” 荆信一想,心头咯噔一声响,“娘,您的意思是,大庆和他媳妇这是去县城卖海螺的,所以给我们家的海螺才这么少?” 荆荣氏也没点头,但是也没摇头,只是脸色依旧阴沉得厉害。 “若真是这样,要赶紧和惜儿说说这件事情,我们在县城的店铺本来就卖这东西的,加上我们在一品香内所卖的这个菜,收入也是最好的。若是大庆他们真的自己出去卖,只怕不妥。” 荆信所说的不妥,荆荣氏明白,但是这不是重点。 重点是,先前惜儿说过了,即便有人想要卖海螺这一道菜,也绝对不会胜过他们。所以,压根不需要担心别人来抢生意。只是,如今大庆他们这么做,只怕是心里生出了间隙。 回想一下惜儿那晚的话,大家都是寻常人,见利见人心的,如果大庆已经开始了,说明村里人的确也心存这个念头。如果不早早处理妥当的话,只怕日后村里的矛盾会闹开来。 “这件事情先不和惜儿说,明儿个你先去观察一下看看什么情况,若当真如此,我们再和惜儿说。”荆荣氏叮嘱道。 荆信应了下来,原本心里还存着意思希望的,但没想到当真让他看到了真相。 李大庆和张老三当天挖了最起码有六十多斤的海螺,然而,只给了老荆家二十斤。 这说明了什么? 他们当真将海螺拿到县城去卖! 当晚,荆惜从县城回来,听到荆信的话,愣了一下神,眉头皱了皱,到底还是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