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收买考官 - 田园小娇妻

第64章收买考官

石翠的脸色很难看,倒是没想到老秀才会跳出来帮着老荆家说话,要知道老秀才在连云村是怎样的位置。她更加没想到的是老荆家会来签署协议这么一说。 她这边明明比老荆家要更好,他们为什么不愿意跟着他们? 傍晚时分,终于所有人都下了决心,最后剩下五户人家跟着石翠。 李大庆原本想和石翠说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的,可是已经有人要跟着他们走,刚才的犹豫,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终究是银子说话。 老荆家请了老秀才到家里吃饭,老秀才原本是推脱的,可是荆惜笑眯眯地丢下一句话,老秀才便急哄哄地赶了过来。 “承浩当真要参加科举考试啊?”老秀才无比激动,一进家门,便开口问道。 荆承浩无奈地看看偷笑的小丫头,心里只能是叹息。 不过,老秀才这般激动,他也不好说自己不考,只能点点头,表示自己在努力。 老秀才就更加激动了:“大妹子,你家这个孙子,日后必定可以高中的。” 荆荣氏就笑了,说:“承浩是非常聪明的,高中不高中不要紧,最主要的是,日后当真有出息了,不要忘本才是最好的。” 老秀才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 经过今天这件事情,大家的心里都不是很舒坦。 在老荆家人的心里看来,他们所做的额事情,只要不违背自己的良心,不要违背他们做人的准则,便是好的。即便自己吃亏,也不要让别人吃亏,这是老荆家的祖训。 “今天这件事情,谢谢秀才爷爷。”荆惜笑眯眯地看着老秀才,深深地鞠躬。 老秀才摆摆手,这才认真打量着荆惜:“孩子,听说挖海螺这些事情都是你想出来的主意?” 先前,老荆家这个孩子,他是见过的,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。 如今这孩子和从前见过的,似乎有些不同了。 “这些主意,可不就是这孩子想出来的吗?这孩子,自从去年病了一场之后,人就变了个样,如今老荆家有好日子,都是这孩子给的。”荆荣氏拉着荆惜的小手,夸奖道。 老秀才点点头,忽然想到什么,抬头看了看许氏,见她一脸笑意,也没插嘴打算,便愣了一下。 许氏是什么性格的人,老秀才还是清楚的,如今听到别人这般夸赞荆惜,却没有开口,这说明她已经被收服了? 这倒是好事! “对了,秀才爷爷,我有个建议啊。”荆惜看了看荆承浩。 荆承浩一愣。 荆荣氏等人也看了看荆承浩。 荆承浩心头一颤,莫非所说的事情和他有关系吗? 老秀才看了看荆承浩,心里有个猜测,却不敢证实,只能点点头,示意荆惜接着说。 “我们荆家老宅的房子如今空置了,先前四哥提到过,若是村里的孩子都可以上学堂学习一些知识的话,对大家来说,都是有好处的。如今我们的生活便好了,可是村里读书识字的人不多。若是可以让小孩子上学堂去跟着您读书识字,我想,对他们来说,也是有所收益的。” 荆惜这个提议,听得老秀才几乎跳起来。 他这是高兴,这是激动! 若是村里的孩子都可以读书识字的话,日后出了几个好孩子,考个秀才,举人什么的,那该多好啊? 老秀才将目光转到荆荣氏的身上,一脸的渴求。 荆荣氏就笑了,点点头,说:“老宅放着也是放着,若是能给大家带来点好处,那是最好的。只是,你年纪大了,若是每日要给他们授课,会不会吃不消?” 老秀才摆摆手,兴奋得脸都红了:“这个不碍事,我还年轻,若能教出几个好学生,我也不枉此生啊。” 说着,他急忙下跪,吓得众人一哆嗦,几乎也要跟着下跪。 荆承浩忙扶着老秀才,说:“秀才爷爷,您可别。” 老秀才乐呵呵地说:“你好好学习,日后考个状元回来就是最好的。想当年,与我一同如今赶考的同学都都当上了官,可惜我运气不佳,最后被赶了回来,还害了全家。我一直想着,若是我能赢了那一场考试的话,如今也不至于这样落魄了。” 老秀才的往事,连云村的人都不晓得,只知道他是秀才,只知道他家破人亡了。可具体的消息,却从未知晓。 一顿饭下来,老秀才也喝了不少酒,话匣子总算是打开了。 “我到连云村来,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吧。三十年前,我们进京赶考,正巧遇到了一关姓的学子一同进京。我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,身上没什么银两,几乎都是家里砸锅卖铁攒下的一点银子,为的就是能够一举高中,光耀门楣。” “那会儿,我们三个人吃住都在一块玩儿。可是最后,关学子不知道怎么地就不和我们住在一块儿了,说是找到了什么再京城的亲戚。我们也为他感到高兴,有亲戚的照拂,他在京城的日子也好过一些。” “让我们都没想到的是,他竟然去收买了考官。” 荆惜一愣。 关子明的爷爷,就是当年高中的状元郎。在高中之前,关家和老荆家差不多的家境,一举高中之后,关家便举家搬迁到了京城。 如此说来,老秀才还和关子明的爷爷认识? “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收买了考官,听说他给了那个考官一个玉佩,最后所有的考试都顺顺当当的,以至于最后一举高中,成了状元郎。那个玉佩我也见过,是个好东西。当时他弄丢了,还是我捡到了,还给他的。可没想到他高中之后,便将我赶出了京城,甚至还栽赃陷害我刘家,最后害得我家破人亡。若不是我逃到了连云村,只怕我连性命都保不住。” 老秀才狠狠地灌了一口酒,醉倒了。 当晚,老秀才便直接宿在了老荆家。 荆惜一夜未眠。 老秀才那一番话,让她忍不住害怕。 如果关子明的爷爷关耀宗是因为一块玉佩才能一举高中,那么,那一块玉佩到底有多重要,才可以让上面的人对他刮目相看。 如今的关家在京城可谓之如日中天,得到当朝太子的重用,就连皇帝也对他们青睐有加。若不是这样,上辈子关子明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冒充皇室遗留在外头的血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