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看戏总要有所付出 - 田园小娇妻

第7章看戏总要有所付出

“不知这位公子从何处听得我手上有粮食?”荆惜露出最得体的微笑,瞧着坑洼男脸色咋变,也不给他开口的机会,便接着说,“早知道公子想要,我就给公子留着了。” “粮食你卖给了刘老四?” 刘老四是谁?荆惜自然不知道,不过根据坑洼男的语气,荆惜暂且猜测是适才购买粮食那人。 “我不知道刚才购买粮食之人是何人,因为他给了我每一斤粮食二十文钱,再送我一头牛,所以我便将粮食卖给了他。可是他刚才只是付了我一些定金,这不,我就来讨钱来了。”荆惜水汪汪的眸子看着坑洼男,委屈地说道。 “二十文钱?”坑洼男失态站了起来。 荆惜迷茫地看着他,“公子怎么了?是不是我卖的太便宜了?” 那泪眼迷蒙的模样,让坑洼男霎时间失了语言功能,无言以对。 “少爷,您……”灰褂子家丁忙附在坑洼男的耳边嘀咕了几句,只见坑洼男霎时间冷静了下来,然后开口说,“我给你二十五文钱一斤,你把粮食卖给我。” 荆惜眨眨眼,“可是,刚才那老板还送我一头牛呢。” “我给你两头。”坑洼男不耐烦地说道。 荆惜再眨眨眼,“可是,这位公子,粮食已经卖给了刘老板,怎能反悔呢?” 坑洼男怒了,“老子办事情,何时轮得到刘老四抢先的?大牛,你马上去告诉刘老四,那批粮食老子要了,他若是不给,老子就灭了他全家。” 荆惜嘴角抽了抽,这是土匪吧?那会是什么狗屁商人? 大牛惊恐地说:“少爷,只怕不妥,刘老四适才到了县衙。” 坑洼男拍案而起。 荆惜委屈地说:“公子,算了吧,下次我有粮食的时候再卖给你,县令爷,县令爷,我……” “这件事与你无关,这批粮食老子一定要得到。大牛,你马上给这位姑娘银子,就按照二十五文钱一斤粮食,另外,再给他们两头牛。”坑洼男又转头看了看荆惜,“你手上还有粮食?” 荆惜点点头,“还有一些,若是公子需要的话,我可以和公子做交易。” 坑洼男乐了,“成,下次你给老子多点粮食,老子再给你高一些价格。” 谈妥了之后,荆惜将刘老四之前给的银子让坑洼男给还回去,自己则是揣着坑洼男付的银子,牵着两头牛,开开心心回家去。 她却未曾发觉,在自己离开之后,有一双亮晶晶的双眼,一直盯着自己。 “爷,这姑娘不地道。” “不地道的是这些禽兽不如之人,她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。” “可是……” “吩咐下去,将赵家镇的粮食立即运往孙庄。” “为何?” “小丫头下一个目标应该是孙庄吧,本少爷想要看戏,总要有所付出呀。” 一路上,荆承让一言不发。 荆惜有些担心地问:“二哥,你是不是有话问我?” 荆承让这才转头,看着瘦弱的她,叹息一声,“惜儿,今日之事。” “二哥,你是不是觉得我今日做的事情不地道?” 荆承让没说话。 “商,最注重的是诚信,但是诚信是相对的。今日出现在县上的这些人,都是搜刮民脂民膏的坏家伙。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收购粮食所为何事,但是二哥,你必须清楚的是,我们朝廷每年征粮的时间是每年的秋收过后。今年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征粮?难道你相信章南舍所说的,皇上下令吗?” 顿了一下,荆惜眉头一皱,才接着说:“我们恒安县是灾区,即便皇上想要征粮,也一定不会不顾恒安县百姓的生死的。所以,这一次征粮,究竟存在怎样的阴谋,我不清楚。但是我清楚的是,我不能让他们以最低的价格收购我们的粮食,然后毁坏我们黎明百姓平淡的生活。” 看着荆惜消瘦的小脸蛋,荆承让心疼了。 小妹向来都是怯弱的,如今大病初愈,对很多事情的看法,竟然比他们这些做兄长的还要深远。 “二哥,我只想让我们荆家好好的,我只想夺回曾经属于我们的一切。”荆惜看着荆承让,淡淡的说,眼底却埋藏着他人无法动摇的坚定。 “惜儿,不管你想要做什么,想要怎么做,我都一定支持你。” “谢谢你,二哥。”荆惜会心笑了,她就知道,她的哥哥们一定会支持她的。 看到两人牵着两头牛回来,荆家人吓呆了。 荆承让将之前串好的话简单做了解释。 “哎哟,这不是遇到贵人了吗?”荆荣氏笑得那一个叫做开心啊,“还是我家小丫头聪明,竟然想到借力打力,借腹生子,这下子我们荆家的生活就有盼头咯。” 许氏也是开心,不过她只是看到两头牛,却没看到白花花的银子,自然有些惦记,便说:“惜儿啊,既然有了银子,那就给你奶奶存着吧,咱们家的生活就是越过越有盼头了。” 荆承浩的眉头一皱,“娘,银子是妹妹挣来的。” “你这小兔崽子,你奶奶管着家呢,银子当然是要给你奶奶啦,没大没小的。”许氏不高兴了。 荆荣氏瞥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我啊,老啦,既然是惜儿自个儿挣得银子,那就由惜儿管着,我们家惜儿日后嫁了,那就是在家里管账的。” 许氏的脸色顿变,老太太这是什么意思? 荆荣氏自然不在多做解释,老三媳妇心里所想,她岂会不知?但是既然这是她乖孙女辛苦挣回来的银子,乖孙女想要怎么花,那就怎么花,他人别想惦记。 荆惜心里滑过一丝异样的感觉,不过对于许氏提出来的建议,她不予以采用。 夜里,乔长君坐在荆惜的床前,轻轻抚摸着女儿柔顺乌黑的发丝,轻声说:“我的孩子终于长大了。” 荆惜眯着眼睛,无比享受,“娘,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。” 乔长君心里高兴啊,但是,与此同时,也有些担心,“惜儿,今日这事儿,你是怎么想的?” 荆惜当然明白母亲的意思,问的,不外乎就是她手上的银子如何处理一事。 “娘。”荆惜直了直身子。 乔长君便住手,定定地看着她。 “娘,我想让荆家发扬光大,另外,我想让您回到乔家。” 乔长君的身子轻轻颤抖起来,露出惊恐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