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惜儿想我了吗 - 田园小娇妻

第70章惜儿想我了吗

李大庆一直气哼哼的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 见状,荆荣氏朝着荆礼使了个眼神,示意她和李大庆好好聊聊,然后她带着石翠和三哥孩子往老荆家走去。 好在家里还有点药,一同过来的张老三媳妇给石翠上了药,许氏不愿意搭理石翠,便主动带着三哥小孩儿去吃饭。 上完药之后,石翠哭得稀里哗啦的。 荆荣氏只是看着她,也没说话。 扑通一声,石翠下跪,哭着说:“奶,我知错了,我是真的知错了,求求您原谅我,若是您不原谅我的话,大庆会打死我的。” 刚才李大庆发飙,鞭打她的情况,大家都看到了。 张老三媳妇知道自己对不起老荆家,也不敢吭声,心里挺过意不去的。 本来今天知道那个消息之后,她就想着去问清楚,可没想到才走到李大庆家,便听到石翠的哭喊声,再听听李大庆的骂声,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 李大庆虽然平日里话比较少,但是脾气是非常暴躁的,一言不合就开打的事情不少了。加上他今天受了刺激,若是没人拦着,当真会打死石翠。 “你做了什么,让大庆发这么大的火?”荆荣氏没让石翠起身,自己在一旁坐下来,淡淡问道。 “就是大庆知道自己丢了那份工,心里升起,所以就……”石翠不敢抬头,低声地说。 荆荣氏的心都凉了,这个时候,她还是不愿意说实话吗? 丢了那个活儿,李大庆是个大男人,会有能力承担,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责怪到一个女人的身上的。 “事到如今,你还是不愿意说实话,谁能救得了你?”乔长君冷眼旁观,声音冷淡得如同荆惜下午和石翠说话的调调一样。 张老三媳妇愣了一下,莫非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吗? 石翠浑身抖着,压根不敢将真相说出来。 颤颤巍巍地抬头,看到荆荣氏眼底一片了然,再看看老荆家其他人,眼底亦是一片了然,她终于明白了,她们心里都非常清楚她到底做了什么。 “我,我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,所以大庆生气,说要打死我。”石翠终于说出了实话。 张老三媳妇震惊地问:“你说什么?你把先前挣来的这些银子都花光了?” 石翠点点头。 张老三媳妇踉跄了几下。 他们和那个人合作半个月,前面五天,每天只有三十斤海螺,一斤十五个铜板,一天就有四百五十个铜板,一共五天,也就是差不多二两银子。而剩下的那十天,他们可是每天五十斤的供应量,每天的收入就有七百五十个铜板,十天下来,也有七八两银子。一共十两银子,她竟然全都花光了? 换做任何一个男人,都要往死里打了吧? 荆荣氏面色不改,只是看着石翠的眼神,满满的失望。 石翠哭着说:“最近挣钱的比较快,就算我花了,也还是可以挣回来的。这银子挣了,不就是为了给我们花的吗?” “你都买什么了?”荆荣氏的声音有些颤抖,当真了解了李大庆的心情。这般不会持家的媳妇,家门不幸啊这是! “买了衣裳和一些零嘴。”石翠的声音压到了最低。 张老三媳妇惨淡笑了,摇摇头,说:“大庆媳妇啊大庆媳妇,如果今天大庆没有休了你,那是你幸运了。我家里还有事要处理,先回去了。” 说完,张老三媳妇便和荆荣氏告辞,走了。 张老三媳妇这么一走,石翠就彻底慌了,抱着荆荣氏的小腿,哭着说:“奶,我知错了,我只是一时糊涂,我当真知错了,您帮我劝劝大庆好不好?您帮我劝劝大庆。” 荆荣氏叹息一声,伸手掰开石翠的手,说:“不是我不帮你,这一次,你是在错得厉害。大庆要怎么做,那就怎么做吧。” 说完,荆荣氏便起身,往屋里走去。 李大庆过来的时候,石翠浑身抖得厉害,一直往角落里缩,看着他的时候,眼底尽是惊恐。 李大庆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,转身招呼三个女儿一同回家。 石翠却没有跟着。 直到李大庆走到了院子门口,才冷声道:“回家。” 石翠求助地看着老荆家,却没有人说什么,她绝望地跟着李大庆回家。 终于安静下来之后,荆荣氏才从屋里出来,问荆礼:“大庆怎么说了?” “明日他便到老秀才那里写一封休书。”荆礼叹息一声,“这一回,石翠做得实在过分了。大庆说本来还打算修葺一下那老房子的,可是被这么一折腾,身上连一个子儿都没了,别说其他,就连吃饭都是个问题。这样的媳妇,他不敢要了。” 身为妻子,没有给丈夫留下一个儿子,已经算是罪过了。石翠竟然还这般作死,李大庆能容忍至今,也是不容易。 “其实,今天惜儿所说的,只是说了一半。其实,这一次张老三他们将海螺让石翠拿去卖,她给大家也只是十五个铜板一斤,但是对方给石翠的是二十个铜板一斤。” 荆礼的话落,荆承浩立即站起身:“竟然还做了这种事?” 荆礼叹息一声,接着说:“当初大庆从山上滚落下来,对方是赔了钱,但是后来石翠见我们家帮忙了,她就顺便能将赔偿的那一笔钱拿走了,如果不是大庆逼问,她还不会说出真相。” “如此,休了也算是干净。”荆荣氏一脸疲倦地说道。 荆惜走到荆荣氏身边,伸手给她捏捏肩膀,说:“奶奶,吃点东西,去休息吧。” 荆荣氏却摇摇头,说:“不吃了,你们去吃,我进去休息了。” 说着,便转身进屋去了。 见状,许氏便朝着大家招招手,让大家都出去吃饭。 不过,这一顿饭,大家吃的心不在焉。 荆惜担心荆荣氏的身子,一夜没睡好。 第二天,荆荣氏果真是病倒了。 这是郁结在心。 石翠这件事情这么一闹,当真是让荆荣氏伤心劳肺的,人也就没承受住了。 荆惜虽然懂得一点医术,但是让她给荆荣氏把脉开药,她还是有些担心。 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惜儿想我了吗?”

上一篇   第69章要打死人了

下一篇   第71章自作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