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自作孽 - 田园小娇妻

第71章自作孽

回过头,只见齐远玉树临风地站在门口,一脸温润的笑容看着她,身旁,正是朱元山。 “齐远?你怎么来了?”荆惜兴奋地站起身,然后目光落在朱元山的身子上,赶紧说,“朱大夫,我奶奶病了,麻烦你帮忙把一下脉,看看情况如何。” 荆惜的注意力投到朱元山的身上之后,就在也没有回到齐远的身上,这让他有些郁闷。 没理会里面的情况,齐远走到院子里,和荆承温说着话。 “我听说惜儿接下来准备让你们尝试出海?”齐远忽然扭头问道。 荆承温也就笑了,点点头,说:“惜儿的想法总是很多,不过,惜儿说,你和她说过,在你们北燕,很多人都喜欢吃海鱼,也很喜欢吃海螺。我想,既然你们北燕人那么喜欢吃,只要我们慢慢来,总是有人喜欢吃的。就像当初的海螺一般。” 齐远愣了一下。 “你刚才说,惜儿告诉你,是我和她说的?” 荆承温点点头,听到身后有什么声音,便扭过头去,看到老秀才过来,便去开门,将人迎进来,“秀才爷爷,您怎么来了?” “我听说你奶奶生病了,没事儿吧?”老秀才一脸的焦急。 “还不知道,大夫正在里面把脉呢,您请坐。”荆承浩忙给老秀才搬来一张椅子,让他坐下。 他还没来得及给齐远和老秀才引荐,倒是老秀才眼尖儿,看到一旁的齐远,眼神一亮,问:“这位是……” “这位是齐公子,一品香的幕后老板。”荆承浩介绍道。 老秀才没有一皱,不知道在想什么,许久没出声,只是面色有些凝重。 见他这幅神色,荆承温以为他想到什么了,正准备开口询问呢,便听到他开口道:“齐公子是否在朝为官?” 齐远笑了,“不曾。” 老秀才的脸色更加凝重了,仔细看了看齐远,许久,叹息一声。 “秀才爷爷,您怎么了?”荆承浩知道老秀才最喜欢的便是年轻人努力考科举,在朝为官,比从商要好。 毕竟,士农工商,从商者,终究是排在最后一名。 若是能够通过科举考试为官,那是最好的。 只是,齐公子的身份…… 一袭白衣飘飘,温如风雅,睿智的眼眸似乎能看穿一切。 如此出色的人,怎是他们可以议论指导的? 若不是因为惜儿,想必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和这样的人为友。 老秀才看齐远的眼神,分明是想让对方从政,然而…… 不等老秀才说话,荆承浩笑了,说:“爷爷,齐公子是北燕人,并非我们大周人。北燕从商的人不少呢。” 老秀才就更加震惊了,直接站起身,问:“你是北燕的?” 瞧着老秀才这反应,齐远也有些诧异,颔首:“在下的确是北燕人。” 老秀才忽然转身走了。 荆承浩一脸懵逼,这是怎么回事? 回过头,见齐远面色淡淡,荆承浩赶紧道歉:“齐公子,抱歉,秀才爷爷没有恶意的,你别介意。” 齐远就笑了,摆摆手,表示自己没事儿,“你去看看吧,老人家情况不对,别摔着了。” 荆承浩赶紧追了出去,一直追到老宅,却没见到老秀才,心里有些纳闷。莫非老秀才回他家去了? 搔搔头,荆承浩一脸尴尬地回来,却发现老秀才已经回到了院子里,正和齐远在说什么,面色异常凝重。 看到他进来,两人便都闭了嘴。 荆承浩好不尴尬,不过已经打扰了人家,也不好就这样离开,便来打招呼,问:“秀才爷爷,您没事儿吧?” 老秀才拜拜手,说:“我没事儿,先回去了,替我问候你奶奶,让她好好休息,李大庆那件事情,不是她该操心的,人家的日子,让人家自己过去。我已经帮着李大庆写了休书,石翠这种女人要不得,你们一家子也别理会他们了。” 说完,老秀才便离开了。 这老秀才挺有意思的。 荆荣氏的身子没什么事儿,只是因为这两天过于操劳,所以才病倒了,休息两日便好。 荆承浩本来想和荆荣氏说说李大庆家里的事情的,但听到朱元山叮嘱荆荣氏好好休息,到了嘴边的话,他就咽了回去。 荆荣氏心里正惦记着这件事情呢,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心中有了猜测,便开口道:“承浩,是不是大庆那边有什么消息了?” 荆承浩犹豫了一下,看了看荆惜。 荆荣氏恼怒地说:“事情如何,难道你还让自己的妹妹说话,你才敢说啊?” 荆惜笑眯眯地。 荆承浩郁闷了,畏于荆荣氏的威严,他还是如实交代了一下。 荆荣氏叹息一声,说:“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,也罢,石翠这是自作孽,谁都帮不了她。” 都说天作孽尤可怜,自作孽不可活。石翠明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,却还是这么作孽,能怪得了谁的? 只是,她一个女人家,被休了也只能回娘家去。可石翠早就和娘家那边的人闹翻了,如今回去,只怕人家也容不下她吧? 这些事情,荆荣氏也不愿意再想,毕竟这是别人的人生,她何必插一脚?她也不是观世音,被办法普度每一个人,能帮得上忙的善人,她帮一把就好。 见荆荣氏没事儿了,荆惜也算是松了一口气。 院子里,男人一袭白衣,面朝大海方向,眺望着远方,青丝随风飘动着,衣裙被清风撩起来,仿若脱离了凡尘俗世一般。 那一瞬间,荆惜看得有些呆了,愣了许久,知道男人回过身来,她才回过神来。 迅速收拾一下自己的思绪,荆惜淡淡一笑,上前去,打了招呼:“怎么有空过来了?” 齐远淡笑,收起折扇,在一旁坐下,斟了两杯茶,说:“事情处理完了,便过来瞧瞧你们如何。” “和掌柜说,你一般只会在年中的时候才有时间到恒安县来,如今不过是年初。”荆惜毫不犹豫地拆穿他。 齐远失笑:“惜儿,有没有人和你说过,太伶牙俐齿的女孩子,很讨人喜欢。” 荆惜翻了个白眼:“如此说来,我是不是要谢谢你的夸奖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