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你打死我算了 - 田园小娇妻

第8章你打死我算了

荆惜明白,自己这是吓到了母亲。 上一辈子,正是因为没有提前回到乔家,认亲信物落入了苏长青之手,才造成了最后不可收拾的局面。 这一辈子,她必定要让母亲回到乔家! 乔长君的唇瓣蠕动,却未能发出一丝声音。 荆惜心底尽是悲哀,因为他人的嫉妒,害得母亲背井离乡,明知远在他乡的乔家是自己的家,可至死都不敢回去相认。而远在他方的家人,却以为她早已葬身大海,尸骨无存。 此真相,她怎能不还原? 此仇,她怎能不报? 此情,她岂能不成全? 外公外婆对母亲的思念,上一辈子她没看明白,只是后来在冷宫才想明白了,那一种爱,无关乎权力地位,更不关乎金钱荣耀,只关乎爱,亲情。 “娘,您爱我吗?”荆惜直勾勾地看着母亲,声音轻轻的。 乔长君愣了一下,失笑,“娘当然爱你。” “娘,您爱我,正如天下的母亲都爱自己的儿女一般,外公外婆也是爱您的。” 乔长君沉默不语,双手颤抖得厉害。 荆惜心知,想要打开母亲得心结并非易事,倒也不急在这一时。只要让母亲意识到,当年是被人陷害,才导致她背井离乡,想必母亲就会愿意随着她重回乔家。 乔长君本想着劝说女儿将银子交由荆荣氏管理,可是被女儿转移了话题,便完全忘记这事儿了。 可,她忘记了,不代表他人也忘记! 对此事,许氏可是耿耿于怀的,毕竟她儿子也有参与不是?为何所有的银子都落入了荆惜这小妮子的口袋? 趁着大家都出去忙活,许氏找了荆惜。 “惜儿啊,你一小丫头,手上拽着这么多的银子,会遭了贼人的心的。” 荆惜笑了,“三伯娘,您别担心,我手上有银子这事儿,也就我们家里人知道,贼怎会知道?只要我们步走漏风声,自然不会有问题。” 许氏的脸色微变,听着这话怎么就不对劲了? 莫非小丫头在怀疑她? “惜儿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 荆惜一脸无辜,委屈地说:“三伯娘,我只是实话实说,难道我说错了吗?” 瞧着她不像是有心的,许氏倒也气不起来,只有叹息一声说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惜儿,你四哥再过两年要娶媳妇了,我呢,是想着给他留两个银子,不然讨不到媳妇,你也不开心是不是?” 许氏的意思,荆惜明白,便淡淡道:“三伯娘放心,只要四哥找到了心爱之人,我一定会给四哥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的。” 许氏愣住了,这话有点不大对劲,哪有妹妹给哥哥办婚礼的? “惜儿,瞧你这话说的。” 许氏还想说什么,门口传来了荆礼的声音,“承浩他娘,水都喝光了,你赶紧提些水到田埂上去。” “知道了。”瞧见荆礼进来,许氏急急忙忙转身去忙活。 看着许氏的背影,荆惜眼底闪过一丝忧虑。 荆礼夫妇出去的路上,荆礼顿住脚步,“他娘,别总是惦记着惜儿手上的银子。” 许氏炸了,“他爹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叫做我惦记她手上的银子?这一次挣来的银子,也有我们儿子的份,她凭什么一个人独吞了?我家承浩也应该得到一份子的不是?” 荆礼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,“你这是什么话?这是做长辈的说出来的话吗?你没听到那几个小子都说了,这是惜儿出想到的办法,是惜儿出的本钱。怎么就和你儿子挂钩了?” “敢情儿子不是你生的,你就什么都不管了是吧?我想要为儿子某点福利怎么了?我儿子再过两年要招人说媒娶亲,我不给他准备着点,回头就和他哥没两样,你觉得老太太会给我儿子准备怎样的聘礼啊?我告诉你荆礼,人家就是欺负你老实。” 老大病死,老二早已经出家,若是说到继承,到时候必定是他们这一家子。再者。若是老太太偏心了,到头来让老五家的掌家,那她真是痛苦呢! 荆礼气得说不出话来,伸手就要给她一巴掌。可是手掌高高扬起,却失踪没有落下去。 “好啊,你竟然想要打我,你打死我算了。”许氏绝望地将肩膀上的胆子扔掉,仰着头哭着喊着。 荆礼冷哼一声,转身离开。 紧随着两人步子的荆惜默默转身回家。 本想着再多赚一些,再将银子分给哥哥们,可是没想到却闹出了这么一出。 其实她知道许氏心中所想,也明白她为何要着急。 许氏不过是担心荆家的话事权落到别人手上,只想仗着大哥和四哥都是三房所出,他们便是老大,荆家应该听从他们的吩咐罢了。说到底,只自尊心以及母爱作祟。 但是,做生意是需要本钱的,她不能做出杀鸡取卵之事,否则,无法将将其发扬光大。 荆惜本想让荆承浩再帮忙的,可是许氏说什么都不让荆承浩出面,她也只有作罢,找上荆承让和荆承温商量下一个计划如何执行。 “惜儿。”夜深人静的时候,荆承浩悄悄找了荆惜。 “四哥?你怎么还没休息啊?”荆惜起身,揉揉眼睛,发现荆承浩脸色不怎么好,便问,“四哥,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 看着瘦弱的妹妹,想着就是这瘦弱的妹妹想要为她们撑起荆家一片天地,可是母亲却那样想……荆承浩心里真不是滋味儿。 “惜儿,我母亲所说的那些话,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荆承浩到底是聪明的,心知母亲的所为不妥。但是,母亲的所为也是因为爱他们,想着为她们多讨一些实在的东西。他身为人子,自是不可指责母亲,只能替母亲道歉。 荆惜眨眨眼,疑惑地问道,“三伯母说什么了?” 看着那水汪汪的眸子,荆承浩忍不住笑了,为她的调皮,为她的善解人意。 “没什么,早点歇息吧。” 荆惜心里何尝不清楚他这位四哥心中所想,既然他是她的四哥,她又怎会介意他母亲过失的语言? 只是,既然许氏一味关注她手中的银子,必然郁结于心,继而,荆家的矛盾会不断增加。只是,她暂时还不能做别的安排,因为本钱还需要积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