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一定不会负你 - 田园小娇妻

第9章一定不会负你

次日清晨,在荆承让和荆承温兄弟两人出门前,荆惜找了荆承浩。 荆承浩没想到惜儿竟然还让自己参与这件事情,心中无比感动。 “惜儿,放心吧,这件事情四哥一定不会负你。” 看着三人远走的背影,荆惜心头松了一口气。本想着让荆承浩退出的,可是想想,若是因为许氏而让四哥退出,这对四哥来说是不公平的。她的四哥聪明伶俐,说不定日后还能成就一番事业,她怎能因为一己之念便折断了四哥的去路呢? 两日后,兄弟三人回家,风尘仆仆,却满脸兴奋。 荆承浩甚至不知礼数地,拉着荆惜到无力说起悄悄话来,看得荆荣氏甚是不满。 “惜儿,你真是料事如神啊,那孙庄竟然真有这么多的粮食,我们全部都收购了,而且啊,我们刚刚回到了恒安县,便有人抢着要了我们的粮食。你还别说,这一次的粮食价格竟然比上一次还要高。” 荆惜面色淡然,没有丝毫诧异之色。 这一切,本来就在她的料想之内。 只不过…… “四哥,这一次你们收购到的粮食是多少?” “整整一万斤。” 荆惜愣住了,孙庄可是比恒安县还要小的地方,而且历年来,收成是远远及不上恒安县,自然也及不上其他周边的县城。可竟然有一万斤的粮食? “怎么会这么多?” “我也不知道,而且这些粮食,全部在一家店里。” “那店叫什么名字?” “唔,叫元安米铺。” 元安米铺? 荆惜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遍,却发现根本没有关于这个店铺的任何记忆。 难道只是巧合吗?还是…… 荆承浩没仔细查看荆惜的脸色,有些疑惑地问:“惜儿,你说那些商人都不是恒安县的人,既然是外来人,在知晓恒安县城的情况之后,应该想到从周边的县城购买粮食才是。既然我们都想到,他们岂会想不到?” “既然是有人想要从中获利,又怎么可能有人想到别的妙宗?四哥,明日陪我去一趟县城。”荆惜心里有一个疑惑,当年苏长青到连云村的时候,哭着和她说了一些事情,她应该前去查证一下。 一品香内,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清静,然而,气氛却似乎有些不大一样。 趁着荆承浩方便片刻,荆惜找来店小二问道:“小二哥,我想请问一下,你们酒楼的贵客,住的时间最长的是多长时间啊?” “姑娘你可算是问对人了,我伺候的茗香居的客人,住的时间可是最长的,我看看,唔,已经有七日。其实,若是换在往年的话,这也不算什么,今年情况有些特殊,所以住个三五日也算是长时间的。” “看来贵店服务不错,竟然能够将客人留住这般长的时间。” 店小二谦虚了两句便下去了。 荆承浩回来的时候,脸色有些怪异,眉头一直紧皱着。 “四哥,怎么了?”荆惜好奇地问道,她家四哥的脾气可是最好的,可如今却似有些恼怒,必定有事情。 “没什么。”荆承浩的声音有些闷闷的。 “你……”荆惜的问题还没出来呢,大厅内便传来一记娇叱的声音,“原来你跑这里来了。” 粉红小女孩儿蹦蹦跳跳跑了过来,伸手指着荆承浩,“你说,你刚才为什么不理我?” 荆承浩满脸通红,气得立即站起身来,可是发现大家都在看他,便只要坐下来,不去理会粉红女孩儿。 “你说话啊,你为什么不理我?”粉红女孩儿不高兴地往他身边一站,伸手便拉着他的衣袖。 荆承浩闹了个大红脸,急忙甩开她。可不想用力过猛,粉红女孩儿一个没站稳便倒了下去。 “小姐您没事儿吧?”绿衣丫头忙扶起粉红女孩儿,怒骂荆承浩,“你竟然对我家小姐无礼,你……” 粉红女孩儿起身后,训斥了丫头,然后再度站在荆承浩跟前,“你倒是说话啊。” “惜儿,我们走。”荆承浩不想与之纠缠,上前拉着荆惜的手,便要离开。 粉红女孩儿这才注意到荆惜。 白净的瓜子脸,白皙无暇的皮肤透着淡淡的粉红,弯而修长的眉毛下,水汪汪的一对眼睛,那么明亮!清澈明亮的瞳孔,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。身上的衣裳虽是穷苦人家的特征,但是却掩盖不住其身上的出彩气息。 水灵灵的眸子立即盯上她,“你是他的妹妹?我叫齐娇娇,他叫什么名字?” 荆惜眨眨眼,修长的眉毛如蝴蝶翅膀一般轻轻颤动一下,不言不语,清亮的眸子只是看着她。 “小姐,公子找您了。”绿衣丫头有些焦急,急忙打岔。 “青衣,你告诉兄长,我一会儿就回去,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呢。”齐娇娇不耐烦地挥挥手。 “惜儿,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处理吗?我们走吧。”荆承浩说着,拉着荆惜的手便起身往外走去。 齐娇娇愣住了,竟然忘记前去阻拦,只是呆呆地看着他们离开。 待反应过来的时候,两人已经走到门口,齐娇娇便喊了一声:“给我拦住他们。” 刷一声,门口便被倆侍卫样的任务给拦住了。 “娇娇。”就在这时,厅内传来一记清冷的嗓音。 “七哥。”齐娇娇有些局促不安地垂下头,不敢看向来人。 荆惜转身,便见他。 一袭白衣胜雪,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,可是仔细查看之下,便会发现深邃的眼眸里藏着清冽,温润得如沐春风,鼻若悬胆,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,薄薄得唇颜色偏淡,嘴角微微勾起,更显得男子风流无拘,却又显得清冷。 刹那间,天地似乎沉浸在一片静寂中,荆惜只是呆呆地望着他,久久没有回神。 清冷的眸子扫过荆惜的时候,顿了一下,随即移开,落到了齐娇娇的身上,“回去。” 齐娇娇撇撇嘴,想要说什么,可是接触到那冰冷的眼神时,只有听命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