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送礼物 - 田园小娇妻

第96章送礼物

只是,凭什么荆惜可以得到公子的青睐?凭什么荆惜就可以得到公子的重视? 明明她们都是出自一个地方,她的出身还比荆惜要高贵许多。 莫非只是因为如今的她是孤身一人,无依无靠吗? “怎么?有事?”见她久久没有回应,关子明挑眉,斜了她一眼。 苏长青赶紧稳住了自己的心神,低眉顺眼地应了一声:“是,公子。” 出门,苏长青深呼吸几口气之后,才去取了银子,唤上两名三等丫鬟,前往街市。 荆惜不过是个乡野丫头,要给她买礼物,哪里需要太好的?那些上等的物件适合她才对! 公子既然将这件事情交给她来办,那就是信任她,估计挑选回去,公子也不会看的,随便点就好。 一道眸光闪过,苏长青嘴角微微扬起,带着两名三等丫鬟进了盛京最有名的的珠宝店,然后挑选了几样最便宜的首饰,便回了府。 苏长青没想到的是,她回府之后,关子明便遣人来询问她是否已经将东西准备妥当了。 一瞬间,苏长青的心是颤抖的,压根没想到关子明如此重视。 不过,很快她就淡定下来了。 “公子,您找我?” 书房内,关子明将手中的书卷放下,扫了苏长青一眼,淡淡问道:“嗯,东西都已经置办妥当了?” “是。” “拿来我看看。”关子明直接扔下了手中的书卷,朝着苏长青伸手。 嗖的一声,苏长青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,关子明当真如此重视荆惜吗? “怎么了?”见她没行动,关子明眉头一皱,语气中染着一丝淡淡的不悦。 “没,没什么,我这就去拿。”苏长青说着,起身去将刚才买回来的首饰拿来。 关子明一看,眉头便皱了皱。 苏长青抢先解释说:“当初我在老荆家住了几日,和荆姑娘常常聊天,荆姑娘说过自己不喜欢太过于花里胡哨的物件,所以我便挑选了几样比较简单的,戴起来又不失典雅的首饰。” 关子明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,点点头,拿出其中一样,瞅了一眼,说:“这物件看起来倒是简单,只是太过于便宜离开。” 他虽然尚未娶妻,也从来不摆弄这些玩意儿,可到底是大家族里的人,对于这些首饰什么的,终究是懂得一些的。所以,只需要一眼便能瞧出了这些玩意儿的价值。 苏长青的心头微微颤抖着,气息也不大稳,只能尽力去稳住自己,“荆姑娘在乡间长大,对于好的首饰也不懂得。而且,我在连云村住的时候,常常会有小偷进家门。公子您给荆姑娘送太过于贵重的物件,只怕是给荆姑娘带去麻烦。所以我才给挑选了普通一些的物件。这一次过后,若是荆姑娘喜欢贵一些的,下次我再给挑拣合适的。” 苏长青这一番话说得非常得体,关子明自然是满意的。 招招手,让身边的侍卫进来,将东西送往连云村。 从书房出来之后,苏长青便软着腿,扶墙而走。 关子明对荆惜的上心让她有些害怕,如若一直这样下去,她这一辈子只能做关子明的侍奉丫鬟。而且,关子明若当真看上了荆惜,日后荆惜成为了关子明的妻子,到头来,她还得称呼荆惜一声夫人? 不,不,绝不! 她一定要从长计议,这个位置绝对不能让荆惜抢了去! 恒安县城,食客们的反对浪潮越发大了,和掌柜几乎要给荆惜跪下了。 可是对方却依旧非常淡定,就是不愿意上新菜色。 “姑娘,您不是说,只要将这件事情搞定了,我们就可以上新菜吗?如今事情已经处理完了,我们应该要上新菜呀!”和掌柜苦口婆心地劝说着。 荆惜一脸正经地看着和掌柜,一脸正经地说:“和掌柜,我的确这么说过,就算这件事情没有处理妥当,我一样会上新菜啊。” 和掌柜擦擦额前的汗水,笑眯眯地说:“如此便好,如此便好,姑娘预备明天还是后天上呢?” 荆惜笑眯眯地说:“今天。” 今天? 和掌柜喜出望外,连话都来不及多说一句,便往外跑,想去看看那些食客的事情是不是已经解决了。 不看还好,一看吓一跳。 原本已经怨声载道的大堂内,如今更是愤怒声如雷。 为什么? 运气最好的那位食客竟然有机会吃到了这一道新菜,而他还是在大堂里吃的,那香味四溢的香菇滑鸡,紧紧是闻着味道便让人流口水了,他们只有看着的份,能不生气吗? 食客们越是气愤,对石翠的恨意就越浓,都在想方设法要弄死这个人。 可是他们也是没办法,毕竟这石翠上面的人是京城里的高官显贵,他们当真是有心无力啊! 当下,有人一拍桌子,说:“我现在就去找邱楠算账。” 说完,他便起身离开。 众人心惊。 那不是县老爷么? 谁呀这么厉害,敢到县老爷跟前叫板?而且还喊县老爷的名字? 纷纷对视了几眼,然后停住了闹腾声,皆是转身跟了出去。 这都是看热闹啊! 和掌柜的心闹得厉害,这都是什么事儿啊! 他赶紧回到雅间去,将这事儿说了一遍,“姑娘,你看这件事情闹成这样子,对我们一品香的影响是最大的,您看要不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?” 和掌柜当真是要给跪下了,要知道他可是在爷的跟前立了字据的,若是今年的盈利不如去年,他就要收拾东西滚蛋了。 可是这位姑奶奶却一点儿也不着急,要知道损失的都是银子啊! “和掌柜啊,这件事情当真不是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,你想想看,这一次人家中伤了我们一品香的名声,我们肚量大,的确可以将这件事情囫囵过去。可下一次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呢?你还预备着能囫囵一辈子啊?” 和掌柜浑身一僵,他这是被教训了? “而且,我的确已经上了新菜,先前他们既然嚷嚷着这菜是有毒的,不敢吃。如今我也没给他们吃啊,保命要紧,谁都一样,你说对吧?” 对上那双漆黑分明得让人心慌的眸子,和掌柜心里那一个叫做郁闷。 主子也没您这么记仇的好吧?

上一篇   第95章折磨人了

下一篇   第97章忧伤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