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出发大河 - 田园小娇妻

第98章出发大河

“这是怎么了?”荆荣氏眉头一皱,不大高兴地问了一句。 许氏好不容易顺了一口气之后,才说:“大庆家的孩子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吐得厉害。” 李大庆一个人带着孩子,他若是要下地干活或者做一些其他活儿,的确是顾不上这三个孩子。本来要给他说亲的,可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加上这周围的人都知道李大庆家里这情况,很多女人不愿意嫁过来。没办法,只能他一个人熬着。 不过,他自己也想得开,自己家里情况不富裕,别人嫁过来还要跟着吃苦,他也担心。 其实大家都明白,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被石翠这么一闹腾,是个人都会害怕。 “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吐?”荆荣氏也是操心,起身就赶紧往李大庆家去。 见状,荆惜想了想,和乔长君跟着过去。 三丫的情况最为严重,这上吐下泻的模样挺吓人的,二丫也好不到哪里去,面色青黑,都神志不清了。只有大丫还是清醒的,看到妹妹这模样,她身体上难受心里害怕。 荆惜心中了然,瞧着这模样,只怕是中毒了! 荆惜赶紧上前去给大丫把脉,心里有数之后,又迅速给二丫三丫把脉,面色越发阴沉了下来。 “你们今天吃了什么?”荆惜沉声问道。 大丫目光下意识地闪躲,不敢说话。 “你这孩子,妹妹都要没命了,你还藏着掖着做什么?”荆荣氏生气了。 李大庆气得上前,就想给大丫一巴掌,好在被荆荣氏拦着了:“你这是做什么?现在救人要紧,你没看到这丫头脸色这么难看,也是中毒了吗?” “娘,您去弄点糖水过来,另外再弄点盐水过来,给他们服下。” 荆惜这么一吩咐,乔长君便依照去办了。 “李叔,你带着大丫出去,想方设法让大丫吐出来。”荆惜扭头,看着一脸惊慌的李大庆,吩咐道。 李大庆应下之后,便带着大丫出去。 荆荣氏有些担心:“惜儿,你能处理不?要不然去请大夫来。” 荆荣氏也是担心,毕竟事关人命,若是耽搁了这几条人命,日后对惜儿的影响可不好。 荆惜冲着她笑笑,说:“奶奶,我没事儿。” 话音刚落,乔长君和许氏便各端着两碗水进来。 竟然接过乔长君手中的碗,说:“娘,您去我屋里将我的银针拿来,我要给她们扎针。” 乔长君心头也是慌,她只知道荆惜跟着朱元山学医术,可是这医术到底到了什么程度,她不清楚,心里没底啊,若是让她就这么来,万一当真出了什么事儿,该如何是好? “娘,您放心,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的。” 有了荆惜的肯定,乔长君也算是放下心来,赶紧起身,回家去取针。 荆荣氏和许氏合力给二丫和三丫喂了水之后,乔长君也就回来了。 荆惜只留下乔长君在屋里帮忙,让其他人都出去。 最担心的人莫过于荆荣氏了,她知道自己的孙女儿聪明伶俐,可是这扎针行药当真不是开玩笑的,万一出了什么差错,她就是杀人凶手啊,这个污点要随着她一辈子。 “娘,您别担心,惜儿聪明着呢,她先前跟着朱大夫学习医术,医术肯定也不会差的。刚才惜儿不说让大丫将吃下去的东西吐出来便好了吗?你看看大丫现在的气色是不是比刚才好了许多?”许氏担心荆荣氏的身体,只能想方设法转移她的注意力。 瞧着大丫这神色的确是好了不少,荆荣氏也就放心了。 只是,那一颗心始终高高悬着,她也没办法放松下来,只能盯着门口。 老荆家的男人听说这里出事,回到家之后,放下锄头便齐齐赶了过来,听说荆惜在里头给二丫三丫扎针,都异常担心,不过倒是没说什么。 显然,他们紧张,却又相信那个小丫头。 好在,半个时辰之后,乔长君从里面出来,一身汗。 “阿君,如何?”荆信上前去扶着乔长君,担心地问道。 乔长君笑了,摇摇头,说:“已经没事儿了。”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。 荆惜出来的时候,浑身都湿透了,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过于紧张还是当真花费了不少的力气,竟然出了这么多的汗水。 “三哥,我一会儿开了药方,需要你到镇上去捡药。”见大家都在,荆惜冲着大家笑了笑,目光落在荆承温的身上。 荆承温点点头应下后便转身离开。 荆惜和李大庆叮嘱了一番,让他等三哥将药送过来之后,便煎了药,然后喂给桑额丫头喝下便好了。 李大庆连连道谢,甚至下跪了。 大丫哇的一声露了出来,跪着磕了几个响头,吓得荆惜急忙扶起她:“这是做什么呀?” “姐,是大丫不对,是大丫不听话,险些害死了妹妹她们。”大丫哭着喊道。 荆惜心里一软,恒儿和大丫这般年纪的时候,也是很懂事的。只是不论恒儿如何,到底还是入不了关子明的眼,最后还落得那样的下场。 对大丫这三姐妹,她是疼惜着的。 虽然如今这年岁,她和大丫也相差不了多少岁。 “别哭了,犯了一次之后,下次记得就好了。山上的这些蘑菇,千万不能随随便便采,知道吗?这些东西很多是有毒的,这一次幸亏发现及时,不然你和妹妹她们都要没了小命。” 荆惜吓唬她一番之后,才接着说:“若当真想要吃,晚上到家里来一样,我给你们做就好了。” 安慰了大丫大门,荆荣氏才带着他们回了家。 经过这么一折腾,大家连用晚饭的心思都没了。 荆荣氏的心,还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:“丫头,你当真是给她们解了毒啊?” 荆惜笑眯眯地点点头。 乔长君有些无奈,只能解释说:“娘,您放心吧,丫头很聪明,针法很熟练,那两丫头肯定没事儿的。” 荆荣氏这心都吊到了半空中了,即便听了他们这一句话,也还是放心不下来啊。 荆惜只能继续安慰道:“奶奶,您放心吧,我是得了朱大夫的真传,解这种小毒是小意思。只是,现在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,若是不解决的话,后患无穷。”

上一篇   第97章忧伤了

下一篇   第99章蘑菇中毒